一盏灯,点燃了自己(组诗)-乐橙app下载-乐橙pc客户端

一盏灯,点燃了自己(组诗)
发布时间: 2021-05-11 作者:曾元飞 来源:燃气公司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作

一盏灯,点燃了自己

 曾元飞

 

看见有一盏灯

把自己点燃了

不要惊讶他的光耀

不要冲着他大喊

在黑沉沉的天地间

也许,他是在心照什么

他是又要去点燃什么

 

你不必绞尽脑汁猜想

但你可以想象摇曳的火苗

仿佛长出了翅膀,划破夜空

越过青龙河,飞过东山岗

落脚点是在神秘东方

 

有人说,他抬头仰望了很久

看见一粒灯火经过

并在夜空停留了片刻

由于地面风声太紧,干扰太大

听不清楚灯火地声音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

一直在寻找光亮的一群人

苦苦采集光亮的一群人

决定舍家出走,结伴而行

踏着荆棘追随而去

 

其中一人大喊一声

终于看见了那一粒灯火

在千里之外一个湖泊的船上

不断集聚着闪闪发光萤火虫

仿佛是天上下了一场流星雨

忽然雷电撕裂,狂风骤雨

天空骤然又黑暗了

恰好这群人及时赶到

用血肉之躯捍卫着这一粒灯火

他们坚信,一粒灯火都有无穷的能量

都可以点燃天上的云霞

把半个天空都染红

 

渐渐地,在这一粒灯火的光辉里

这群人的灵魂开始燃烧,心在发光

胸脯里开始透出一些光亮

从此,有了身体内部发光的一群人

灿若星辰,就在我们身边或

走在队伍前列

 


在赵一曼烈士故居

 

你是从白花里绽放出来的

你是在伯阳嘴的闪电雷鸣里降生的

 

你时常梦见

那辽阔疆域,美丽版图

黄土地、红土地、黑土地养育着你

草原、沙漠、雪山、沼泽围绕着你

还有长江、黄河、大海——支撑着你

你梦见自己成为了大地的船长

你看见险恶重重,穿越死亡航线

你看见自己的血和骨头

 

你还看见竹签刺穿指尖

火烙铁焦化你的全身

失散的宁儿,脖子上插着

稻草绾成的草圈,等待被秋风掳走

看见你被砍断的左臂

怒目横眉滴血的屠刀

你的骨骸,在荒郊雪地,被野狗叼走

你决然义无反顾,一路向北,向北

 

因为,你构筑起一个梦

故乡白花镇的白玉兰花

开得如此灿烂纯洁,忠肝义胆

伯阳嘴的红梅花儿

开得如此惊艳,壮丽

开得万里河山红遍

 

 

重走长征路上

 

上山的路只有一条,

不到一半的路程,

我就有了下山逃跑的想法。

 

周围黑影包裹的丛林里,

仿佛密不透风,在负隅顽抗

不让一丝光影插足。

坡陡弯也急,越是往上爬

体内的负荷越是沉重,

必须挺直起脊梁做深呼吸后,

才能一口一口集聚新能量。

 

小憩片刻,讲解员告诉我

有两名红军战士在进攻时,

就牺牲在这个山头的脊梁上。

至今都没有找到他们的坟茔,

让后人去寄托哀思和瞻仰。

这时候,树林里两只山鹰

直愣愣地腾空飞向山梁,

仿佛是在做示范和指引方向。

身旁古稀之年的李老师黄老师,

双手举起一瓶泉水,以水代酒

一定要登顶到山脊梁上吊唁。

他们起身行走的背影,

让我顿感羞愧和汗颜。

 

 

无名墓

 

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土堆,

任荒草遮盖了八十六年。

交汇成锐角的两条山路,

像两条温柔的手臂,

把它轻轻搂在怀里。

 

风雨来过,阳光来过,鸟儿来过,

它们记得土堆里他的模样,

但不知道他的姓名。

而来来往往的许多人,

有时会猜想,这是谁家的祖坟

他应该有一百多岁了。

 

昨天,一个老者告诉我

他的爷爷看见过,

埋在这里的是一个小红军。

坟头的朝向,是他战斗牺牲的地方,

背靠马鞍寺,是战友们

让他的灵魂骑上一匹马,

长征途中不要走得太累。

而我还看见了,

两条山路交汇的锐角,

恰似他五星帽徽的一角,

红光闪耀,在号角里冲锋。

 

 

刘家碉楼

 

只一发炮弹擦肩而过

在紧闭的碉楼身旁炸响

 

命令最优秀炮手

只能是震慑,不能伤人毁碉楼

 

喊话沉睡的大山,唤醒被封蔽的心

红色标语播种下红色种子

 

饥肠辘辘,单衣抵御春寒

红军战士绕道碉楼继续北上

 

百年的皱纹爬满碉楼

百年的故事依然年轻

 


下一篇: 倡树厉行节约美德,营造全员节约氛围